我叫孙俪,今年三十岁了,有自己的家庭和一个爱我的老公。我在私营企业担任人事工作,这几天单位组织旅游,我也借机会出去玩玩。很巧的是旅游的地方离我姐姐家很近,再说好久也没和姐姐见面了,和姐姐通个电话,在姐姐的一再要求下,就打算到她家住几天。 ? ?? ?姐姐家住的是平房,睡的是火炕,孩子住校,我和姐姐,姐夫睡一炕。我在炕头,姐姐挨着我,姐夫在炕稍。 ? ?? ?我是很害怕夜晚的,夜晚总是让我很孤寂。特别是换了地方我更是睡不着,即便是勉强睡着也不睡得踏实。因为睡眠质量不好,我总是随身带着安眠药,所以睡前我特意吃了4片安定片。 ? ?? ?就在药效刚发作,我迷迷糊糊的时候,我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,这个人的手搂住了我的腰,我也没有在意。只是觉得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肌肤。他的呼吸也有点急促了。 ? ???突然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姐夫,他的手渐渐的撩起了我的睡衣,手指直接触到了我得肌肤。细腻的手指慢慢的向我的胸前袭来,我装作梦吟般的嗯了一声,他的手指仿佛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缩了回去。 ? ???可是一会功夫他的手又小心的放在我的大腿上,我有又羞又怕,不敢动声色,任他抚摸,温暖的手掌抚摸在我光滑的大腿上让我的心里立刻有一种渴望,一种被人爱抚的强烈渴望。我一点都不想拒绝姐夫,本来在中国自古至今,姐夫和小姨子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性牵扯,俗话说“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,姐夫是小姨子的半个夫”。虽然他是我的亲姐夫,但在这寂静幽黑的夜里,我却想让他爱抚我,我想享用这个男人,也想让自己被姐夫享用。??我继续假装熟睡,并摆一个开放的睡姿。 ? ?? ? 姐夫小心的观察着我得反映,手渐渐的滑向我的大腿内侧的敏感地带。随着他小心的抚摸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一种舒适的感觉传遍了全身。 ? ? 我能感觉到他的唇就在我的脸前,因为他的鼻息就在我的耳旁。他的手变的湿润了,我似乎能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。 ? ? 他这时好像认为我药效发作,睡的死死地,而且我开放的睡姿也配合了他的动作。终于他的手摸到了我的阴户上面。强烈的刺激让我不由自主的加紧了大腿,他的手指沿着我的肉缝开始不停的挑逗。我得屁股下意识的随着他的动作而轻微的摆动。难熬的骚痒使得我的阴部流出了大量的淫液。 ? ???我羞臊的紧闭双眼,把头扭到一边,连遮挡一下身体这样的动作也不敢做,只是任他抚摩自己成熟的身体,他的双手开始脱着我的内裤。 ? ???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轻轻的摇摆屁股表示一点点抗拒,可是这可怜的一点点抗拒一点点作用也没有。很快我的内裤被他褪下,随后双腿又被他有力的分开。姐姐躺在旁边,自己却被姐夫偷偷地抚慰,这种偷情的刺激和快感,兴奋的自己差一点叫出声来。我身体最隐秘的部位正被自己的亲姐夫摸着,而且我的阴道还在流着爱液。 ? ???我已经被抚摸的浑身炽热,强忍着继续装作昏睡。接着我感觉到他的脸凑进了我的阴部,柔软湿润的舌头开始在我的阴户上舔了 起来。两片大阴唇也被他的手指分开,嘴唇开始吸着我的阴核。 ? ???我轻轻的把屁股往上抬,把我的阴部往他的嘴里送,同时腿也分的大大地。? ???不知他从哪里学来的招数,舌头灵活的舔着我的阴部,流出的骚水也被他吸进嘴里,难以忍受的骚痒从阴道里传来。 ? ? 过了一会儿,他的舌头离开了我的阴户。紧接着一个热热的圆东西顶住了我的阴道。在一阵强烈的涨痛中,一条大粗肉棒子钻进了我的身体。这种涨痛正好抵制了那难受的钻心的骚痒。我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。那条大肉棒子似乎有无限的长度,依然往我的最深处钻去,早已经超出了我丈夫的阴茎长度,而且粗的吓人。把我的阴道撑的仿佛要裂开似的。 ? ???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生孩子时有过这种感觉,肉棒已经到了我的子宫最底处,才停止了进攻。给我的感觉是还有一部分没有插进来,我好像是做梦似的,我的身体停止了动作,姐夫上身压到我身上,在我脸上不停的轻轻的亲吻着。? ?我侧着脸,微张着嘴,肉体上的快感使我的呼吸也变得很困难了。 ? ? 我的双手好想搂住他,可是我只能抓着枕头的两侧,任由他侵占着我的身体。 ? ? 他撩开了我的内衣在我高挺的乳房上揉着,搓着。娇嫩的乳头被他玩弄着。我感觉下身又一下子流出好多淫液,他抱着我的大腿,大肉棒开始抽插起来,很快,我的阴道又变的骚痒起来,尤其是他的肉棒子往外拔出的时候,痒痒的更厉害,可是他的肉棒插进来时,仿佛直接插到了我的心里。简直让我要叫出来。 ? ???我的淫液流的更多了,连我的屁股底下都是湿漉漉的。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使我终于投降了,向我亲姐夫投降了。我忍不住,开始了低声的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。 ? ? 哦…老公,哦…张宏,哦…哦… 我轻唤着我丈夫的名字,让姐夫误以为我在做着春梦,在梦里和自己的丈夫在做爱,认为我依然在昏睡没有醒,也可以缓解他的紧张,一举两得!他停止抽插,用大龟头研磨着我的子宫底部,一种既痛又酸的感觉让我终于完全彻底的屈服了。 ? ? 他又开始了抽插的节奏,巨大的鸡巴开始操起了我的屄。强烈的快感又再次征服了我,在我淫荡又压抑的叫声中,他的大鸡巴更用力 了,操进我湿漉漉的骚屄里。发出 噗哧。噗哧 的声音,我再也忍不住了,浑身一阵颤抖,一把把他搂住,向他奉献出我的阴精。 ? ???我的头一阵的有点眩晕,整个人也仿佛飘在了云层里,我把他搂的更紧了,仿佛怕自己会飘走,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是虚幻的,只有那根操进我屄里的大鸡巴是真实的。 ? ???我渐渐的恢复过来,让我吃惊的是他的鸡巴一点也没有要射精的意思,依然是硬挺挺的,这在我和丈夫的性生活中是从来没有过的。 ? ? 他拔出大鸡巴站起身,大鸡巴带出了我阴道内好多的阴精和黏液,整个大鸡巴上全是我的液体。 ? ???他把我轻轻推转过身子,把我的屁股撅起对着他。我的脸一下红了,只觉的热辣辣的。难道,他想肛交!我和丈夫做爱从来没有试过那些姿势,我从心里感觉那些很变态。让我不能接受,可是今天,我顺着他的力道慢慢的转过身,把屁股撅的高高的。 ? ? 我低头伏在枕头上,他的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屁股眼,我一惊,屁股眼收缩夹住了他的手指。随后他把我阴部的淫液涂到我的菊花处,我的屁股被他的手扶住,突然大鸡巴猛地一下插到了底,哦……哦… …哦……哦…… ? ? 十几下以后,我的欲望又被他挑逗了起来,这个姿势可以让他的鸡巴操的更顺畅,同时也让我感到一种新奇的感觉,开始晃动着屁股配合着他的动作。 ? ? 我又一次达到了性爱的高潮,以此同时姐夫的大鸡巴一阵抖动,一股热流冲进我的花房,浇润着我的花心,我的手拉住他不肯让他把鸡巴拿出去,享受着这种充实的快感,他伏在我身上手抚摸着我的大奶子从后面搂住我,我已经是精疲力尽了……第二天,我装作没事人一样和姐姐,姐夫有说有笑,当我说到昨晚我睡得特别香的时候,明显看到姐夫的脸有一丝羞臊,还伴随着一丝渴望的表情。当天晚上,我故意当着姐夫的面又服下4片安定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