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华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班同学,小时候经常到他家玩。他有两个姐姐,大姐比我们大多了,就很少和她玩,小姐姐叫林, 比我们只大一岁,经常一起玩了。当时还小,不知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摸她屁股和胸部很正常。直到我和华上中学,那时我们都在发育了,女人好像更早点,胸部都突起了,从那后就不再和我们玩了。后来再大点时就知道了男女的一些事了,就自觉的不找她玩了 林在中学时真的好漂亮,那时我的性格变的内向了,心里很想和她说话,但不敢,生怕别人说什么,只是经常偷偷的看她,特喜欢走在她身后,看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,看的我有一股想抱她的冲动,当 然是不敢了,只有在晚上想着和她在一起了。在那时我学会了手淫,基本上每晚都会的,虽然我还不知道真正的性交是怎样的。 林在中学时我的学习可想而知不咋地,等她毕业后我才开始努力。她毕业后就打工去了,我后来一直读书,有好几年都没见到她,她只在春节才回来,华高中时和我不在一个学校,时间长了,也没什么联系了。 我又不好意思去看她,有一次装着去找华,但她凑巧不在家,然后就没见到了。虽然没见到人,但只要有关她的事我都会关心的。在我大学毕业前一年,听说她要结婚了,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对我的打击很大,我差点放弃学业,要回来告诉她,想和她结婚。毕竟在大学里混了几年,想的多了点,怕我父母在乡亲们面前丢脸,也怕林被人说,只是痛苦了10天左右,慢慢的就接受了现实。 毕业后,一时没找到工作,就在家里玩了一个月。当时快把林给忘了,没想到老天就是这样作弄人,她和我姐是一个组的,我姐夫是她的小叔(堂叔),这样我就比她大一辈了。有一天到我姐家去玩, 当时真的没想要见到她或她会在家。他们那个组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亲戚,人比较团结,喜欢在一起聊天,聊天的场所就在我姐的门前。我去的时候有几个男女在聊了,我不太熟悉他们就在房间里坐着和姐夫聊了起来。没过一会,有个女人抱着小孩也来到姐夫家里。当时没看她, 她也没注意我,就算她看到我,可能也不认识我了,我的变化很大的。原以为女人看到有客人肯定会走的,哪知她抱着孩子也坐下了。我看了她一眼,傻了,这不是林吗?我朝思暮想的林怎么都有孩子了,多年不见,她还是那样美,比以前更成熟了,更有女人味了。 虽然生过孩子,但身材保持的很好,胸部更挺了。傻了一会儿,她好像没认出我,急死我了,我赶紧叫她,说出我的名字,她也很吃惊,说我的变化好大啊,还问我现在干什么?声音还是那样的美,怕别人看出什么,赶紧镇定自己狂乱的心,给她的问题一一回答。 本以为她结婚了,不要再想她了,没想到再见面,主要是她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,是个男人都不放过和她拉关系的机会。也不知道怎么,我平时的话很少,现在话多的令我不敢相信 ,和她聊了很长时间,了解到她现在不打工了,在村里工作,主要做计生工作的,孩子快一岁了。听到她在村工作,觉得没希望了,要是在外打工,我就去她工作的地方找事,现在倒好,不出去了。就劝她别干计生工作了,那事不好做,还得罪人 。她倒是工作挺负责的,说:“再难的事业要有人做啊,既然做了就要做好” 我真是无语,说:“年轻人一天到晚在一个地方不好,经常出去看看,见见世面能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的”。 “不会的啊,现在农村什么都有,信息很灵通,而且计生工作的需要经常要去发达地区搞工作,一去就是好几天”。“什么?还去外地,一般去哪些地方啊?” “只要江、浙、广东和上海”。! 真是天助我啊,我正想去上海发展呢,就和她胡吹,说我在上海工作,叫她到上海或江苏一定要告诉我,并把我的手机号给她了。还想和她聊,没办法,孩子哭了。她走了,看着她走路的姿势,是多么的熟悉,回想往事,她现在已是人妻了,心里一片惆怅。! 一个月过去了,同学打电话叫我去上海,说给我介绍工作。还真走运,考试、面试都通过,接着就工作了。刚上班吗,非常勤快,每天都干到很晚的,其实回去也没事,倒不如工作,老板看我的表现好,很喜欢我(男的),老问我有没有女友,说要给我介绍。哪能啊,我现在还想着梦中情人, 只能说有了。半年后就升为一个区的经理,老板叫我好好干,现在找工作说难也难,当然要珍惜这份工作了。除了工作就想着林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啊,当时不好意思要她的号码,要是要了就好, 我打给她啊,就算她不来,也能听听她声音。始终没接到她的电话,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朋友给我介绍不少,我的标准很难,就是要长得像林。没想到还真有,她叫婧,长得说真的,比林还漂亮。和 她交往时,老是拿她和林比,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她,但我心里早有个人。要我和她分手又不舍得,估计每个男人都这样自私吧。等到了快结婚时,婧要和我发生关系,我没敢,怕万一不和结婚,对她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,还是等新婚之夜吧 再有两天我就要结婚了,当时忙着搞房子和结婚的东西,突然手机响了,还以为是婧,就说:“有什么指示,我正忙呢”, 过了一会对方才说:“我是林,本来要去看你的, 既然你忙就改天吧”。“啊,是你啊,等你的电话都等的好久了,对不起,我以为是另一个人呢,其实我不忙,你在哪啊?我去接你”。她说了位置,我马上打电话给婧,说我要出个差,结婚那天回来,婧还要说什么,我赶忙说手机没电了挂了并关机。 等我看到林时,没想到不是她一人,居然是三个,两个男的,一个是村主任,另一个是镇计生领导。我操,还以为有机会呢,这样有个屁机会啊。打了招呼后就载着他们去酒店,路上知道他们是要调查一个计生对象,大概2天就回去。那不是我结婚的那天走吗,要好好把握这两天,看样子只有晚上才有机会, 白天他们要出去机会。晚上请他们吃饭,好菜好酒伺候着,特意问他们晚上有没有什么节目?他们一直说没节目睡觉。我操,现在当官的,特别是小官,哪个不在外乱搞的,就说:“你们没节目,我来安排好”他们还推托一下,最终没拗过我啊,说听从我的安排。 饭局结束了,我就带着他们去了KTV,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支开他俩。开始只是唱唱歌,林好像不喜欢这样的场面,有点坐不住,我心里一阵狂喜,等安排好他两,就送林回去。我提议叫小姐来陪唱吧,他两说不要 ,唱一会就回去。那哪能呢,你们想回我还不乐意了。也不管他们,就去叫两小姐来。特意嘱咐要好好的伺候,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,一定要答应,伺候好了后有重谢的。那些小姐比男人还了解男人,一听就明白了。一进去就往他们身上粘,看的出林有点反感,在领导面前又不好说,坐在那尴尬。我坐到她身边,问是不是不舒服,她没说,好像对我有意见。我说:“要是不舒服,我先送你回去”, “我回去怎么跟领导说啊”,“我来说”。 没想到很顺利吗,我对两领导说,林有点不舒服,想回去,回去也好,不然大家都不舒服,要不我先送她回去,等会再过来。哪个男人和小姐在一起会希望有他人在场呢,还是熟悉的人。就叫我送她回去,还记得要我回来接他们。 回去的路上,林一直不说话,我找话说,她也不理睬。“是不是我找了小姐陪他们,你不高兴了?” 林终于说了:“我最恨男人在外拈花惹草,你为什么在我的面前叫什么小姐?” “真是冤枉啊,现在的领导,你不找点乐子怎么办,他一回去说某某对人一点也不热情,再说不就是陪唱吗?又不是陪睡。”“你还说,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样了,真不该来找你”“别这样,我错了还不行吗?下次保证不会再放了”林毕竟不是我老婆,一会就没怪了 。